生命的抉擇

由香港家庭醫學學院 康天澤醫生撰寫

2006年12月22日 <信報>

 


   近日報章報道高琳琳的故事,市民普遍反應正面,特首也致函肯定高氏夫婦兩人愛護家庭、珍惜生命及決不放棄的態度,為許多人帶來積極面對人生的動力。

  網上過萬的留言,大部分是從四面八方而來的支持,但也有一些反對的意見:說他們讓琳琳出世是受苦,是自私的行為;手術失敗後接受醫生建議拔喉是「安樂死」,是謀殺。

  從這些反對的意見,看到一些人對生命的不理解,對醫學認識的片面。他們以第三者角度、置身事外的冷語評論,又能否體會到高氏夫婦作抉擇時的困難呢?不認識高氏夫婦,但我嘗試從報章及網上的資料,以另一角度去看這件事。

 

 

 

   醫生替高太作產前檢查時發現琳琳患有「先天橫膈膜疝」,即橫膈膜穿了個小洞,令胃部上移,影響了心肺發展,對生命構成威脅。翻查文獻,每二千至三千個出生的嬰兒中便有一個患上這病症,出生後動手術修補是現今的處理方法。根據澳洲醫學研究數據,嬰兒出生後的存活率有四至六成;患有先天橫膈膜疝並同時有其他相關缺陷(如裂唇、裂顎)的存活率,比沒有的較差。基於多方面的不肯定,醫生會提供墮胎作選擇,以保護孕婦免受嬰兒患先天缺陷所帶來的壓力。在澳洲,有三分一的夫婦選擇墮胎(〈Outcomes of Congenital Diaphragmatic Hernia: A Population-Based Study in Western Australia http://pediatrics.aappublications.org/cgi/content/full/116/3/e356)。


  西方醫學講求證據,透過實驗不斷探索身體的奧秘,憑前人累積下來的經驗及技術去改善健康,但卻不能創造生命。對於一些不常見的病症,或至今未有高成功率的治療方案,醫生只會把客觀的證據及利害,解釋給病人知道,讓他們自己作決定。琳琳的情況,據報道的資料,沒提及有相關缺陷,成功的機會可能也有一半,所以按數據來說,他們讓琳琳出生的決定並非不理性

  數據終歸是數據,實際也要看臨床的情況。手術最終也不能把那先天的缺陷修補過來,醫生盡了力,家人也無憾吧,至少給予自己與琳琳一個合理的機會。醫生建議拔喉,是基於琳琳的情況已沒有治好的機會,死亡是不能避免的。插喉用呼吸機幫助,也只能勉強延長琳琳多幾天的壽命,也多幾天的痛苦。拔喉是紓緩琳琳痛楚的方法,並不是安樂死。

  安樂死是一個意圖終結生命的蓄意行為,作為提供給病人的其中一項醫護服務,但並不包含中止或撤除維持末期病人生命的復甦程序或續命治療(香港註冊醫生專業守則 26.2-26.3: http://www.mchk.org.hk/code.htm

  很多人普遍的觀念,以為用盡所有資源去找尋把病治好的方法就是幫助病人,對病人好。往往看完西醫看中醫,中醫無效便四處找神醫;金錢付出了,希望出現又幻滅;病情沒有改善,時間卻溜走了。

  當局者迷,在對於生命有關的抉擇時,人們往往受茈D觀情緒影響,也缺乏足夠的醫學知識,會感覺很徬徨。熟悉病者的家庭醫生在這關鍵時刻,就荅f者情況、家庭、社會、心靈各方面的互動關係,作客觀的分析,給予意見,助他們作出最合適的決定。即使藥石罔效,家庭醫生可以提供支持,協助家人作心理準備,面對病人的離世。 

 生命是不停的學習,當有機會時要努力不懈,不能勉強的要懂得放手。放手並不是放棄,只是不再作無謂的堅持,浪費僅餘共聚的時間。筆者推薦大家看《小麥子》:一個由廖啟智陳敏兒夫婦的兒子諾諾活出的生命教育課,五歲的小孩患上血癌,經歷骨髓移植、電療化療,最後復發,一家人也能安然地面對死亡。正如善寧會的理念「天為生命定壽元,人為生命賦意義」。

  活荂A會是很精采;死亡,也可以很美麗。

 

 

     
   
          回到資料冊